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作家谭岩印象:在狐梦与稻草之间

[日期:2013-07-09] 来源:  作者: [字体: ]

    三峡晚报讯 抱朴子
人物名片
    谭岩,1966年11月生,湖北省作协签约作家,湖北远安县人。在《散文》、《中华散文》、《北京文学》、《中国作家》、《天涯》等刊发表作品多篇。小说曾选载于 《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等;获新世纪第三届《北京文学》短篇小说奖。散文入选《大学语文》教材及中考试卷。出有散文集《行走在人间》,长篇小说《大人们的那些事儿》、长篇历史小说《国家公敌》等。
    “总是御着清冽的月色而来。在荒凉的山野,在孤颓的寺庙,在瘦弱的地士子清寒的梦中。静立着的,是虬曲的古木。像从地下伸出的一双双翻遍了枯黄诗书的手,嶙峋瘦骨,抓寻着黯然已逝的功名。……带着冷冷的幽香,是来自千里之外的梅岭?是来自万顷的荷塘?轻轻的,像被晚风吹落的花瓣,姗然飘过那一泓清水似的月,朝这一盏孤灯而来。暗香四溢,佩环轻鸣。疲惫的士子从灰黄的线装书里抬起头来,啊,摄人魂魄的盈盈微笑。”(谭岩散文《狐梦》)
    “……收割后的田野,温煦的阳光下,秋风拂拂吹送的,总是那稻草的香味,慵慵懒懒的,让人感到温暖而又充实。……有的就放在田里焚烧了。噼噼啵啵的,袅袅的浓烟腾起来,又四下里荡去了,到处是稻草的烟香味,散发着大地浑厚而成熟的气息……”(谭岩散文《温暖的稻草》)
    从18岁发表第一篇小说 《西北望》开始,戴着眼镜、显得有些文弱内秀的谭岩便开始了他执着的文学探寻之路。那时候他还是远安县委宣传部的一名普通干部,我们每次去部里,总能看见沉默寡言的谭岩面对着厚厚的唐诗宋词发呆,一张白纸上面,乱七八糟地写着些诗词的摘抄。我们隐隐地感到他走的是一条厚积薄发的文学正道,心中真为他高兴。一年后,谭岩在《散文》杂志头条发表了他的一组散文《远山,燃着希望》,在写乡人乡事上,显示出宋人画的线条笔法,文字简约醇厚,画面清新动人,其文学风范初现端倪。县内的文人要他请客,他便请了;过几天,又要他请客,他问是个什么由头,朋友说,这次是吃他的散文·外一篇,为这一幽默,他又请了次客。七十块钱的稿费,请客花了三百多,他慨叹现在的散文发不起,宣称自己要改行写小说。
    之后的几年时间里,谭岩深深地凝望着故乡那一片记载着他的父辈命运的土地,在泥土和老宅中翻寻着每一个细节,在那条绕村而过的宽阔河流中搜寻着流水样不可捉摸的人物命运,一大批散文记录着他一步步深入发现的过程。他从一堆堆积在稻场边的石头上,看到了父亲建房的心愿;他从一株插在柴火上的红红的山楂果,看到了农人们艰难劳作中不灭的浪漫情怀;他在远望农人们插秧时,发现他们插秧的姿式简直就是在给土地鞠躬;他在注视农闲的人们挖沟时,分明地从那空荡荡的水沟中看到一沟阳光满满荡荡地涌来;他看到那些丢弃在浅浅河水中闪闪发亮的硬币,祝愿它们能照亮孩子们一生的前程。他的这一过程,其实就是寻找和发现细节的过程。他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富矿,他把自己的笔深深地插下去。这一批作品,陆续地发表在 《散文》《中华散文》《人民日报》《长江文艺》《天涯》等报刊杂志上,奠定了他在散文界的地位。
    大概是在准备他的本科论文期间,谭岩开始了他与古文化思想的碰撞,深厚的古文修养与他散文功底的结合,使他很轻易地发掘出他的第二座富矿,那就是翻古为新的散文创作,他一气呵成地写出了以《士》《伊》《狐梦》《杏坛》《参道》《叩问》《木伎》《疾》为代表的古意盎然的散文作品,他“着一袭长衫,略揖一揖,便昂然走进了历史。”他“从发黄的线装书里走来,带着淡淡的墨香味”,他向往着有伊有士的时代,他说“这就是士,用嶙峋的身躯,撑起一段民族的脊梁”,他慨叹“士已远去。遥望背影,只见历史的风飘飘地吹拂着那长长的衣袂”;他“仰望长天空阔,烟水苍茫”,问“伊往何处”……
    在历史和现实之间,在狐梦和稻草之间,谭岩在进行着不懈的追问与寻找,他发现细节的功力在不断地提升,他与古圣贤的交流正在向纵深处挺进,他的学习和创作的道路正在实现作家王蒙所提出的“作家学者化”的思想,这是让我们这些做朋友的感到非常高兴的事情,也是他的大希望之所在。

阅读:21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