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湖北辞职书记将87名干部和老板送进了监狱

[日期:2020-02-28] 来源:外网选摘  作者: [字体: ]

 疫情暴露出很多问题,特别是官场上出现的问题,从不及时公布疫情、抓医生,到今天还在媒体上唱赞美诗,已经超出民众的容忍底线。在网友一片不满的质疑声音中,湖北省委书记换了,武汉市委书记换了。

这时,湖北一个主动辞职的地方书记陈行甲走进大家的视线。陈行甲,清华大学公共管理硕士,曾任湖北省恩施市巴东县委书记。 

在这篇2000字的告别信中,他写道,“我在巴东的十多万穷亲戚们,虽然不为你们直接服务了,我还会牵挂你们,还会尽力为你们做一些事情。”从2011年10月到2016年11月,陈行甲在巴东县县委书记位子上干了5年。这些年,他屡上头条,从高调反腐到亲自演唱录制MV,再到3000米高空跳伞,宣传巴东旅游,一系列不同寻常的言行,让陈行甲成为巴东甚至湖北的官场“明星”。

但这也给他带来了诸多争议,有人赞誉他“开明”,也有人指责其“作秀”,博取政治资本。带着争议离开,陈行甲说,“我厌烦了戴着面具做人、做官。”他说,在巴东工作这几年,自己已拼尽全力,“不敢说自己不负苍山,但敢说自己不负本心,敢说自己是个不收钱的县委书记。”对于未来,陈行甲表示,“以后会致力于农村公益。

”“我这点底子,当这么大的官,太够了”一向高调的陈行甲选择了低调的离别方式。

巴东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说,“没有送别会,没有送别宴,他甚至没有公开表露过什么时候离开。

”陈行甲说,“不想留给别人太多臆测的空间,我离开,是我个人的想法,与组织、他人无关。”

9月,陈行甲正式向湖北省委提出辞职。贫困县县委书记,不脱贫,不离职。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的辞职并未被立即批准,省委有关部门找他谈了三次话,挽留他。

最终,陈行甲称自己“犯上了严重的焦虑症”,并拿出了病历,他的辞职被批准。

陈行甲离职的想法酝酿已久。早在去年,他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我能当个县委书记已是祖坟冒青烟,官当到多大算是大?以我这点底子,能当这么大的官,太够了。

”陈行甲说过这样一句话:你们看过的所有小说、电影、电视剧,都没有我经历的精彩,不愿意描述他们坏成什么样子,这些人是真坏。陈行甲在任县委书记期间,将87名干部和老板送进了监狱,包括当地的县长和副县长。

   在扫黑除恶期间,很多警察涉黑被查,很多人质疑警察队伍到底还有多少好人。我说还是有少数人心怀正义的,在暗处保护我们这些追求正义的人士。现在的官场已经容不下好人了。

   陈行甲是在官场混不下去的好人,大闹一番,潇洒离去。12月2日中午,陈行甲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篇《再见,我的巴东》告别信,宣布离任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县委书记。陈行甲,全国2800多个县委书记中的一员,他曾因高调言行多次引发舆论关注。为了推介巴东旅游,它曾从3000多米高空跳伞、为了宣传和推介巴东,2015年,陈行甲发布了自己的首支MV《美丽的神农溪》,网络点击量达73.5万次、社交网络转发量高达12万次以上。

“我习惯用微信办公和交流,朋友圈有近5000名好友,巴东普通百姓随意申请加我,我都会加。他们反映的问题,我都会随时转给相关部门负责人,朋友圈也有很多督促干部落实工作的内容。我发到朋友圈的东西,每一条点赞和留言都很多,最多的突破了400个,‘精神受贿’属实。但随意提拔不属实,我的微信朋友圈痕迹都在,可接受组织审查。乡镇干部秋林(化名)对记者说,“你每天看到县委书记朋友圈指示你落实这工作那工作,那代表他的眼睛整天盯着你。认为书记开明的会点赞,觉得烦的,可能就去送举报信了。

去年年底,一领导曾单独当面提醒他,“你以为你陈行甲很聪明吗,你觉得我没你聪明吗?你以为就你陈行甲读书多吗?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看不出来?陈行甲说,很明显,他按照他的逻辑,认为我是想捞取政治资本,好升官。

对于这样的说法,一些“甲粉”会进行回击。李春林是一名“甲粉”。他是一个养鸡专业户,今年他的鸡场因为避让一处地质灾害易发区被责令搬迁。当时,他还没选好新址,将损失两百多万元。

他在微信上给陈行甲留言,希望见陈行甲一面。陈行甲见了他,跟乡里打了招呼,解决了养鸡场新址的问题。他说,他不认为陈行甲是作秀,“有镜头的时候他作秀,没有镜头的时候他还作秀吗?他罗列巴东不正之风,直接对一些部门点名批评,“我要正告各种项目主要的业主单位:水利局、交通局、水保局、林业局、农业局、环保局、住建局、国土局、移民局、发改局、财政局、扶贫办、教育局、招投标中心……还有十二个乡镇,你们这些局长、主任和书记、镇长,不要再在工程项目上想任何心思、做任何文章。

时任县委书记的陈行甲和同事基层走访在我们这样贫困的县,领导插手工程项目捞好处,就是在搜刮可怜群众的福利,用农村话说,是在“摁着叫花子拨眼屎”,怎么狠得下心?怎么下得去手啊?你必须明白,你的权力是公家的,你的位置是组织任命的,组织可以任你,也可以随时免你!”官场如此,其实社会中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在潜规则盛行的时代,只要你坚守公平、正义,正大光明行事,必将处处碰壁,不但会让你“穷得一无是处”,很多时候甚至让你头破血流。

如果你想着向潜规则低头,在物欲横流里混混沌沌地快活,又心有不甘,因为你不想心灵受到污浊,就只能在“郁郁寡欢”中煎熬人生。

为了巴东百姓的幸福去冲、去拼,他并不害怕,让他有苦难言的是来自整个官场潜规则的压力:要么适应规则妥协,皆大欢喜做个“太平官”;要么继续与潜规则决裂,在无形的压力中煎熬着。无论表面如何风光,却无法掩盖背后那个“郁郁寡欢”的自己。为了守住自己那颗“干净的心”,所以,辞职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不管怎样,幸好还有不少若陈行甲似的人,努力坚守着自己的价值观支撑着这个社会前行。今天,随着反腐力度的空前推进,“正本清源”的呼声越来越大,“潜规则”的丑陋外衣,必将在越来越多的人的“坚守”中,被一件一件剥去,这,就是希望所在。

 

这时,湖北一个主动辞职的地方书记陈行甲走进大家的视线。陈行甲,清华大学公共管理硕士,曾任湖北省恩施市巴东县委书记。

 在这篇2000字的告别信中,他写道,“我在巴东的十多万穷亲戚们,虽然不为你们直接服务了,我还会牵挂你们,还会尽力为你们做一些事情。”

从2011年10月到2016年11月,陈行甲在巴东县县委书记位子上干了5年。这些年,他屡上头条,从高调反腐到亲自演唱录制MV,再到3000米高空跳伞,宣传巴东旅游,一系列不同寻常的言行,让陈行甲成为巴东甚至湖北的官场“明星”。

但这也给他带来了诸多争议,有人赞誉他“开明”,也有人指责其“作秀”,博取政治资本。

带着争议离开,陈行甲说,“我厌烦了戴着面具做人、做官。”他说,在巴东工作这几年,自己已拼尽全力,“不敢说自己不负苍山,但敢说自己不负本心,敢说自己是个不收钱的县委书记。”

对于未来,陈行甲表示,“以后会致力于农村公益。”“我这点底子,当这么大的官,太够了”一向高调的陈行甲选择了低调的离别方式。

巴东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说,“没有送别会,没有送别宴,他甚至没有公开表露过什么时候离开。”陈行甲说,“不想留给别人太多臆测的空间,我离开,是我个人的想法,与组织、他人无关。”

9月,陈行甲正式向湖北省委提出辞职。

贫困县县委书记,不脱贫,不离职。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的辞职并未被立即批准,省委有关部门找他谈了三次话,挽留他。

最终,陈行甲称自己“犯上了严重的焦虑症”,并拿出了病历,他的辞职被批准。

陈行甲离职的想法酝酿已久。早在去年,他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我能当个县委书记已是祖坟冒青烟,官当到多大算是大?以我这点底子,能当这么大的官,太够了。”

陈行甲说过这样一句话:你们看过的所有小说、电影、电视剧,都没有我经历的精彩,不愿意描述他们坏成什么样子,这些人是真坏。

陈行甲在任县委书记期间,将87名干部和老板送进了监狱,包括当地的县长和副县长。

在扫黑除恶期间,很多警察涉黑被查,很多人质疑警察队伍到底还有多少好人。我说还是有少数人心怀正义的,在暗处保护我们这些追求正义的人士。

现在的官场已经容不下好人了。陈行甲是在官场混不下去的好人,大闹一番,潇洒离去。

12月2日中午,陈行甲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篇《再见,我的巴东》告别信,宣布离任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县委书记。

陈行甲,全国2800多个县委书记中的一员,他曾因高调言行多次引发舆论关注。为了推介巴东旅游,它曾从3000多米高空跳伞、为了宣传和推介巴东,2015年,陈行甲发布了自己的首支MV《美丽的神农溪》,网络点击量达73.5万次、社交网络转发量高达12万次以上。

“我习惯用微信办公和交流,朋友圈有近5000名好友,巴东普通百姓随意申请加我,我都会加。他们反映的问题,我都会随时转给相关部门负责人,朋友圈也有很多督促干部落实工作的内容。我发到朋友圈的东西,每一条点赞和留言都很多,最多的突破了400个,‘精神受贿’属实。但随意提拔不属实,我的微信朋友圈痕迹都在,可接受组织审查。

乡镇干部秋林(化名)对记者说,“你每天看到县委书记朋友圈指示你落实这工作那工作,那代表他的眼睛整天盯着你。认为书记开明的会点赞,觉得烦的,可能就去送举报信了。

去年年底,一领导曾单独当面提醒他,“你以为你陈行甲很聪明吗,你觉得我没你聪明吗?你以为就你陈行甲读书多吗?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看不出来?

陈行甲说,很明显,他按照他的逻辑,认为我是想捞取政治资本,好升官。

对于这样的说法,一些“甲粉”会进行回击。

李春林是一名“甲粉”。他是一个养鸡专业户,今年他的鸡场因为避让一处地质灾害易发区被责令搬迁。当时,他还没选好新址,将损失两百多万元。他在微信上给陈行甲留言,希望见陈行甲一面。

陈行甲见了他,跟乡里打了招呼,解决了养鸡场新址的问题。他说,他不认为陈行甲是作秀,“有镜头的时候他作秀,没有镜头的时候他还作秀吗?

他罗列巴东不正之风,直接对一些部门点名批评,“我要正告各种项目主要的业主单位:水利局、交通局、水保局、林业局、农业局、环保局、住建局、国土局、移民局、发改局、财政局、扶贫办、教育局、招投标中心……还有十二个乡镇,你们这些局长、主任和书记、镇长,不要再在工程项目上想任何心思、做任何文章。

时任县委书记的陈行甲和同事基层走访

在我们这样贫困的县,领导插手工程项目捞好处,就是在搜刮可怜群众的福利,用农村话说,是在“摁着叫花子拨眼屎”,怎么狠得下心?怎么下得去手啊?你必须明白,你的权力是公家的,你的位置是组织任命的,组织可以任你,也可以随时免你!”

官场如此,其实社会中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在潜规则盛行的时代,只要你坚守公平、正义,正大光明行事,必将处处碰壁,不但会让你“穷得一无是处”,很多时候甚至让你头破血流。如果你想着向潜规则低头,在物欲横流里混混沌沌地快活,又心有不甘,因为你不想心灵受到污浊,就只能在“郁郁寡欢”中煎熬人生。

为了巴东百姓的幸福去冲、去拼,他并不害怕,让他有苦难言的是来自整个官场潜规则的压力:要么适应规则妥协,皆大欢喜做个“太平官”;要么继续与潜规则决裂,在无形的压力中煎熬着。无论表面如何风光,却无法掩盖背后那个“郁郁寡欢”的自己。

为了守住自己那颗“干净的心”,所以,辞职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不管怎样,幸好还有不少若陈行甲似的人,努力坚守着自己的价值观支撑着这个社会前行。

今天,随着反腐力度的空前推进,“正本清源”的呼声越来越大,“潜规则”的丑陋外衣,必将在越来越多的人的“坚守”中,被一件一件剥去,这,就是希望所在。

 

《一位县委书记的愤怒》

按:“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是历史的选择,是人民的选择,是党的选择,任重道远。我们必须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这是湖北恩施州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在当地纪委全会上所讲。有些故事,是一个县委书记所面临的真实政治环境,平日里我们可能难得一见。以下为陈行甲在当地纪委全会上的讲话(部分):

同志们:

  下面,我讲三个方面的意见。

  一、所有干部都要讲规矩守纪律

  今年,我县在讲规矩守纪律方面,要在全面落实上级要求的前提下,强化“四个不允许”。

(一)不允许有令不行。有规定不执行,有禁令仍随心所欲,拿纪律规矩不当回事儿的现象必须禁止。

  今年春节值班,县委办发了通知,要求主要领导至少要有一名在属地值班。我大年三十那天还专门安排继玲同志再次通知强调各乡镇和县直各部门要严明值班纪律。可就是这样三令五申,仍然有乡镇和部门不按要求落实。

  初一到初六,县委和县纪委的值班领导带队到部分乡镇和县直部门进行了现场抽查。初一,绿葱坡党委书记在岗,茶店子党委书记和值班人员不在岗。初二,沿渡河党委书记在岗,溪丘湾乡长不在岗,政府大门紧锁、无人值班。初四,东瀼口党委书记在岗,溪丘湾、官渡口党委书记不在岗。初五,茶店子镇长在岗。初六,官渡口党委书记、茶店子镇长在岗,溪丘湾党委书记不在岗。抽查中,也发现了一个有令就行的好典型,县药监局对春节值班安排得十分到位,全县12个乡镇药监所的值班同志全部在岗。

  “五个严禁”出台三年了,明确规定严禁赌博,然而,群众反映我们少数局长、党员干部仍然置若罔闻,三五成群,借朋友聚会名义打牌赌博。

  最近公安执法水平有所提高,去年12月,我曾公开表扬交警拖走并重罚了一名副县长乱停乱靠的车,我期待着公安部门最近给我抓几个打牌的局长、主任。我相信,一定会有群众举报的。

(二)不允许“为官不为”。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来,特别是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深入开展以来,对一些传统思维方式、工作方式的改变,让很多人不适应,“为官不为”便成为新的顽疾。

  全县去年共清理出吃“空饷”216人,这些人“吃空饷”长达数年,若按每人每年3万元工资计算,财政一年就要白白支出648万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请问各单位一把手,你难道不知道吗?你管了吗?你主动报告了吗?

(三)不允许闹不团结。去年下半年,我抽时间与12个乡镇的领导班子成员逐个进行了座谈,发现了一些问题。少数乡镇长说书记的不对,书记说乡镇长的不是,闹无原则的纷争,各自拉拢班子成员,搞小圈子,相互挤兑,搞得班子成员心神不定、无所适从,甚至连大街上的老百姓都知道书记乡镇长不团结。如果你切实认为对方有原则性问题,那你就及时坦荡地向组织反映说清楚,不准私下搞小动作。

  我在这里强调,今后凡是书记和乡镇长闹不团结搞内耗的,书记一律不得提拔重用,乡镇长一律不得转任书记。县直部门班子也比照执行,对闹不团结、搞小圈子的一律采取组织措施,调整岗位。

(四)不允许插手工程项目。今年,整顿工程建设领域秩序是县委拿在手上抓的一件大事。不允许领导干部插手工程项目建设,搞“暗箱操作”,谋取私利。今后,此类情况一经发现,一律停职接受调查。这个问题我将在第三部分着重强调。

从严查处工程建设领域腐败案件。

  去年9月,我和艳平同志带了70多人到宜都考察学习,宜都的工业好,我们学不了,我们主要看的是宜都的农业。站在八卦山顶,1.6万亩连片柑橘园尽收眼底,巴东在场的每一位同志无不震撼和折服。当时在发展这个项目的时候,宜都市整合了农业、林业、国土、水利和能源五个部门7000万项目资金,现在十多个山头1.6万亩柑橘园内路相通、田成方、渠相连、旱能灌、涝能排,基础设施完善,建成了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真正发挥了项目资金的作用。反思我们巴东,这些年我们花掉的国家项目资金共有多少个7000万?大家心里有数。可是我们有没有哪怕是一个像八卦山这样的项目?

我们的钱都到哪儿去了?

  给大家讲一个纪委去年查处的案例。东瀼口镇小流域综合治理项目投资300万元,中标者田某交代项目前期费用就花了30万,给时任镇党委书记送现金50万,给具体负责该项目的镇党委副书记送现金20万(此人没敢要,上交了镇政府机关),还给镇政府上交了20万管理费。这才300万的项目,送都送出去了120万,多么的舍得!他还要赚钱,可想可知,真正落到工程建设上的资金有多少。这个项目的地址就在东壤口集镇旁边的山坡上,现在大家去看一看,哪里还看得出国家投过钱的痕迹?!

  2月2日,省委第一巡视组开大会向恩施州反馈巡视意见,点名道姓指出巴东县工程建设领域问题很多,政府工程招投标严重不规范,有干部带薪离职插手工程,三峡后续工程中的某工程未公开招标并全部转包。

  这种乱象不管怎么得了?今后五到十年,巴东后三峡时期的项目还有三十亿,国家还会有不少扶贫项目,那可是改变巴东贫困面貌的血汗钱啊!如果任由这些人恣意糟蹋瓜分下去,我们怎么对得起巴东50万人民,怎么向巴东的历史交账?!

  巴东看守所搬迁项目,国家下达的投资计划为2984万元,中标价为2932万元,最终结算价却增至近8000万元。

  有一个典型案例最能说明这一切,就是最近社会高度关注的平阳坝河堤工程。

  去年七月以来,我陆续收到不少群众举报,反映国家投资4500多万元的平阳坝河堤存在重大工程质量建设问题。老百姓的举报很详细,有图有真相。我抽了一个周末的时间,只带了办公室的一个同志,亲自到现场看了,感觉确实如老百姓所说。随后我签批到县纪委和公安局调查处理。案子的调查历时四个多月,过程很是吊诡。我认为吊诡的不是一些说情打招呼的情况,而是调查工作的举步维艰,似乎县纪委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的一举一动、所有进展,被调查对象都一清二楚。在元月初公安局掌握确凿证据已经抓了几个人的情况下,外边居然还有人能买通看守的警员与其见面传信息!能量之大让人瞠目结舌。最后被调查对象坚定认为是我县委书记个人坚持硬要抓他的,从而采取了很有“针对性”的措施。1月21号,案子初步收网,抓捕6人,包括后来被省委巡视组今年2月2日全州巡视反馈会上点名、已在2009年拿着县医院开具的“完全丧失劳动能力”证明提前退休的公职人员“中标大王”。据说社会上对此案的细节传得沸沸扬扬。既然大家都在传,还不如我在这里说清真相。

  这个案子我签批过两次,亲自督办过一次。过程中我是完全对事不对人。去年12月,在案子基本没有进展的情况下,我亲自听过一次汇报,那一次只有8个同志参加。会上我的确拍过桌子发过火,我说的原话是“面对这么明显的工程质量问题,如果我们几个部门联手都还查不出问题,那只能说明我们共产党的体制有问题!”后来证明我的原话居然也被传达给了被调查对象。

  查办这个案子过程中,我有压力,也有困惑。我收到过不少电话、短信以及传话,意思大概有三类,一是 “遇事留一线”,“工程质量问题花点钱再把工程搞好不就完了吗?”。二是“其实你住的地方我们知道,不要把这事闹得全县人民都知道”。三是办案过程中意外发现的“既然陈行甲想搞死我们,我们也要搞死他,搞不死也要搞臭他”,“我们到省纪委住着去告他!”。这三层意思,我都不怕。虽然去年州委王书记在跟我做“落实两个责任”单独谈话时曾表扬我,说我身上充满正能量,当了三年多县委书记,极少接到关于我的举报。但是,我也不会爱惜眼下这身还算白净的羽毛。我不知道你们掌握了什么,我也不敢肯定我的言行没有瑕疵,但是我坚信我有一样东西你们不一定有,那就是“底线”!所以你们去“住到省纪委”告我的时候,可以告诉我一起去,我可以就你们举报我的每一件事情向组织说明。

  有同志曾善意的提醒,说我的讲话“尺度”大,肯定有人听着不舒服。对此我是这样想的,既然50万巴东人民信任我,省委州委信任我,还让我当这个县委书记,我该说的要说,我该做的要做。如果少数人心里有冷病怕吃稀饭,我说与不说他的病都是在那里的。也有朋友真诚地提醒我“收着点”,做人不要高调。说“又没人逼你,你自己何苦主动站出来做靶子?这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啊。”但是,既然他们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也算是在成全我了。我从小就有英雄情结,总梦想有朝一日白马轻裘仗剑天涯,去斩妖除魔惩恶扬善。这一次,虽千万人,吾往矣!

  我在这里正告巴东那些“中标二王”“中标三王”,你过去中的标还没做完的你好好地做,有任何质量问题政府和老百姓都不会饶过你的,平阳坝河堤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以后,老百姓传说的“即使是巴东街上拉板车的,只要搞定个把关键人,借个资质就能中个标”,“倒手就是钱,中个标就好像中次彩票”,这种“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我也要正告各种项目主要的业主单位:水利局、交通局、水保局、林业局、农业局、环保局、住建局、国土局、移民局、发改局、财政局、扶贫办、教育局、招投标中心……还有十二个乡镇,你们这些局长、主任和书记、镇长,不要再在工程项目上想任何心思、做任何文章。在我们这样贫困的县,领导插手工程项目捞好处,就是在搜刮可怜群众的福利,用农村话说,是在“摁着叫花子拨眼屎”,怎么狠得下心?怎么下得去手啊?你必须明白,你的权力是公家的,你的位置是组织任命的,组织可以任你,也可以随时免你!

  我还要正告32个在职的县级领导,大家在50万人中脱颖而出,身上有组织的信任、群众的期待、个人的汗水、家庭的荣光,走到今天不容易。我真心希望邓明甲是巴东走进监狱的最后一个县领导。

  光辉同志在工作报告中已具体部署如何抓好工程建设领域的综合治理,两办也出台了《巴东县政府投资项目招标后设计变更及工程量增加管理试行办法》,请大家不折不扣地落实。在这里我要强调的是,各位主管领导千万不能迷信制度,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平阳坝河堤的一标在初查时完全符合制度,按公开招投标严格走了程序,但是在18个报名单位中,所谓的专家一审就刷下来13个单位,只有5个单位进入最后程序,开标后一、二、三名都是中标大王的队伍。纪委给我汇报这个情况的时候,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我宁愿被明火执仗的抢夺,也不愿制度的尊严如此被羞辱!在这些人眼中和手中,制度算什么?就是一纸空文,就是一个玩物,就是一个他们搞鬼的工具和在世人面前的遮羞布!很多时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果“道”不跟着高起来,必然会群魔乱舞。这必须跟着高起来的“道”,就是监督,就是建设项目主管部门对执行过程的监督和纪委对他们的再监督。

  同志们,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是历史的选择,是人民的选择,是党的选择,任重道远。我们必须“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这时,湖北一个主动辞职的地方书记陈行甲走进大家的视线。陈行甲,清华大学公共管理硕士,曾任湖北省恩施市巴东县委书记。

 在这篇2000字的告别信中,他写道,“我在巴东的十多万穷亲戚们,虽然不为你们直接服务了,我还会牵挂你们,还会尽力为你们做一些事情。”

从2011年10月到2016年11月,陈行甲在巴东县县委书记位子上干了5年。这些年,他屡上头条,从高调反腐到亲自演唱录制MV,再到3000米高空跳伞,宣传巴东旅游,一系列不同寻常的言行,让陈行甲成为巴东甚至湖北的官场“明星”。

但这也给他带来了诸多争议,有人赞誉他“开明”,也有人指责其“作秀”,博取政治资本。

带着争议离开,陈行甲说,“我厌烦了戴着面具做人、做官。”他说,在巴东工作这几年,自己已拼尽全力,“不敢说自己不负苍山,但敢说自己不负本心,敢说自己是个不收钱的县委书记。”

对于未来,陈行甲表示,“以后会致力于农村公益。”“我这点底子,当这么大的官,太够了”一向高调的陈行甲选择了低调的离别方式。

巴东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说,“没有送别会,没有送别宴,他甚至没有公开表露过什么时候离开。”陈行甲说,“不想留给别人太多臆测的空间,我离开,是我个人的想法,与组织、他人无关。”

9月,陈行甲正式向湖北省委提出辞职。

贫困县县委书记,不脱贫,不离职。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的辞职并未被立即批准,省委有关部门找他谈了三次话,挽留他。

最终,陈行甲称自己“犯上了严重的焦虑症”,并拿出了病历,他的辞职被批准。

陈行甲离职的想法酝酿已久。早在去年,他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我能当个县委书记已是祖坟冒青烟,官当到多大算是大?以我这点底子,能当这么大的官,太够了。”

陈行甲说过这样一句话:你们看过的所有小说、电影、电视剧,都没有我经历的精彩,不愿意描述他们坏成什么样子,这些人是真坏。

陈行甲在任县委书记期间,将87名干部和老板送进了监狱,包括当地的县长和副县长。

在扫黑除恶期间,很多警察涉黑被查,很多人质疑警察队伍到底还有多少好人。我说还是有少数人心怀正义的,在暗处保护我们这些追求正义的人士。

现在的官场已经容不下好人了。陈行甲是在官场混不下去的好人,大闹一番,潇洒离去。

12月2日中午,陈行甲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篇《再见,我的巴东》告别信,宣布离任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县委书记。

陈行甲,全国2800多个县委书记中的一员,他曾因高调言行多次引发舆论关注。为了推介巴东旅游,它曾从3000多米高空跳伞、为了宣传和推介巴东,2015年,陈行甲发布了自己的首支MV《美丽的神农溪》,网络点击量达73.5万次、社交网络转发量高达12万次以上。

“我习惯用微信办公和交流,朋友圈有近5000名好友,巴东普通百姓随意申请加我,我都会加。他们反映的问题,我都会随时转给相关部门负责人,朋友圈也有很多督促干部落实工作的内容。我发到朋友圈的东西,每一条点赞和留言都很多,最多的突破了400个,‘精神受贿’属实。但随意提拔不属实,我的微信朋友圈痕迹都在,可接受组织审查。

乡镇干部秋林(化名)对记者说,“你每天看到县委书记朋友圈指示你落实这工作那工作,那代表他的眼睛整天盯着你。认为书记开明的会点赞,觉得烦的,可能就去送举报信了。

去年年底,一领导曾单独当面提醒他,“你以为你陈行甲很聪明吗,你觉得我没你聪明吗?你以为就你陈行甲读书多吗?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看不出来?

陈行甲说,很明显,他按照他的逻辑,认为我是想捞取政治资本,好升官。

对于这样的说法,一些“甲粉”会进行回击。

李春林是一名“甲粉”。他是一个养鸡专业户,今年他的鸡场因为避让一处地质灾害易发区被责令搬迁。当时,他还没选好新址,将损失两百多万元。他在微信上给陈行甲留言,希望见陈行甲一面。

陈行甲见了他,跟乡里打了招呼,解决了养鸡场新址的问题。他说,他不认为陈行甲是作秀,“有镜头的时候他作秀,没有镜头的时候他还作秀吗?

他罗列巴东不正之风,直接对一些部门点名批评,“我要正告各种项目主要的业主单位:水利局、交通局、水保局、林业局、农业局、环保局、住建局、国土局、移民局、发改局、财政局、扶贫办、教育局、招投标中心……还有十二个乡镇,你们这些局长、主任和书记、镇长,不要再在工程项目上想任何心思、做任何文章。

时任县委书记的陈行甲和同事基层走访

在我们这样贫困的县,领导插手工程项目捞好处,就是在搜刮可怜群众的福利,用农村话说,是在“摁着叫花子拨眼屎”,怎么狠得下心?怎么下得去手啊?你必须明白,你的权力是公家的,你的位置是组织任命的,组织可以任你,也可以随时免你!”

官场如此,其实社会中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在潜规则盛行的时代,只要你坚守公平、正义,正大光明行事,必将处处碰壁,不但会让你“穷得一无是处”,很多时候甚至让你头破血流。如果你想着向潜规则低头,在物欲横流里混混沌沌地快活,又心有不甘,因为你不想心灵受到污浊,就只能在“郁郁寡欢”中煎熬人生。

为了巴东百姓的幸福去冲、去拼,他并不害怕,让他有苦难言的是来自整个官场潜规则的压力:要么适应规则妥协,皆大欢喜做个“太平官”;要么继续与潜规则决裂,在无形的压力中煎熬着。无论表面如何风光,却无法掩盖背后那个“郁郁寡欢”的自己。

为了守住自己那颗“干净的心”,所以,辞职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不管怎样,幸好还有不少若陈行甲似的人,努力坚守着自己的价值观支撑着这个社会前行。

今天,随着反腐力度的空前推进,“正本清源”的呼声越来越大,“潜规则”的丑陋外衣,必将在越来越多的人的“坚守”中,被一件一件剥去,这,就是希望所在。

 

《一位县委书记的愤怒》

按:“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是历史的选择,是人民的选择,是党的选择,任重道远。我们必须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这是湖北恩施州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在当地纪委全会上所讲。有些故事,是一个县委书记所面临的真实政治环境,平日里我们可能难得一见。以下为陈行甲在当地纪委全会上的讲话(部分):

同志们:

  下面,我讲三个方面的意见。

  一、所有干部都要讲规矩守纪律

  今年,我县在讲规矩守纪律方面,要在全面落实上级要求的前提下,强化“四个不允许”。

(一)不允许有令不行。有规定不执行,有禁令仍随心所欲,拿纪律规矩不当回事儿的现象必须禁止。

  今年春节值班,县委办发了通知,要求主要领导至少要有一名在属地值班。我大年三十那天还专门安排继玲同志再次通知强调各乡镇和县直各部门要严明值班纪律。可就是这样三令五申,仍然有乡镇和部门不按要求落实。

  初一到初六,县委和县纪委的值班领导带队到部分乡镇和县直部门进行了现场抽查。初一,绿葱坡党委书记在岗,茶店子党委书记和值班人员不在岗。初二,沿渡河党委书记在岗,溪丘湾乡长不在岗,政府大门紧锁、无人值班。初四,东瀼口党委书记在岗,溪丘湾、官渡口党委书记不在岗。初五,茶店子镇长在岗。初六,官渡口党委书记、茶店子镇长在岗,溪丘湾党委书记不在岗。抽查中,也发现了一个有令就行的好典型,县药监局对春节值班安排得十分到位,全县12个乡镇药监所的值班同志全部在岗。

  “五个严禁”出台三年了,明确规定严禁赌博,然而,群众反映我们少数局长、党员干部仍然置若罔闻,三五成群,借朋友聚会名义打牌赌博。

  最近公安执法水平有所提高,去年12月,我曾公开表扬交警拖走并重罚了一名副县长乱停乱靠的车,我期待着公安部门最近给我抓几个打牌的局长、主任。我相信,一定会有群众举报的。

(二)不允许“为官不为”。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来,特别是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深入开展以来,对一些传统思维方式、工作方式的改变,让很多人不适应,“为官不为”便成为新的顽疾。

  全县去年共清理出吃“空饷”216人,这些人“吃空饷”长达数年,若按每人每年3万元工资计算,财政一年就要白白支出648万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请问各单位一把手,你难道不知道吗?你管了吗?你主动报告了吗?

(三)不允许闹不团结。去年下半年,我抽时间与12个乡镇的领导班子成员逐个进行了座谈,发现了一些问题。少数乡镇长说书记的不对,书记说乡镇长的不是,闹无原则的纷争,各自拉拢班子成员,搞小圈子,相互挤兑,搞得班子成员心神不定、无所适从,甚至连大街上的老百姓都知道书记乡镇长不团结。如果你切实认为对方有原则性问题,那你就及时坦荡地向组织反映说清楚,不准私下搞小动作。

  我在这里强调,今后凡是书记和乡镇长闹不团结搞内耗的,书记一律不得提拔重用,乡镇长一律不得转任书记。县直部门班子也比照执行,对闹不团结、搞小圈子的一律采取组织措施,调整岗位。

(四)不允许插手工程项目。今年,整顿工程建设领域秩序是县委拿在手上抓的一件大事。不允许领导干部插手工程项目建设,搞“暗箱操作”,谋取私利。今后,此类情况一经发现,一律停职接受调查。这个问题我将在第三部分着重强调。

从严查处工程建设领域腐败案件。

  去年9月,我和艳平同志带了70多人到宜都考察学习,宜都的工业好,我们学不了,我们主要看的是宜都的农业。站在八卦山顶,1.6万亩连片柑橘园尽收眼底,巴东在场的每一位同志无不震撼和折服。当时在发展这个项目的时候,宜都市整合了农业、林业、国土、水利和能源五个部门7000万项目资金,现在十多个山头1.6万亩柑橘园内路相通、田成方、渠相连、旱能灌、涝能排,基础设施完善,建成了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真正发挥了项目资金的作用。反思我们巴东,这些年我们花掉的国家项目资金共有多少个7000万?大家心里有数。可是我们有没有哪怕是一个像八卦山这样的项目?

我们的钱都到哪儿去了?

  给大家讲一个纪委去年查处的案例。东瀼口镇小流域综合治理项目投资300万元,中标者田某交代项目前期费用就花了30万,给时任镇党委书记送现金50万,给具体负责该项目的镇党委副书记送现金20万(此人没敢要,上交了镇政府机关),还给镇政府上交了20万管理费。这才300万的项目,送都送出去了120万,多么的舍得!他还要赚钱,可想可知,真正落到工程建设上的资金有多少。这个项目的地址就在东壤口集镇旁边的山坡上,现在大家去看一看,哪里还看得出国家投过钱的痕迹?!

  2月2日,省委第一巡视组开大会向恩施州反馈巡视意见,点名道姓指出巴东县工程建设领域问题很多,政府工程招投标严重不规范,有干部带薪离职插手工程,三峡后续工程中的某工程未公开招标并全部转包。

  这种乱象不管怎么得了?今后五到十年,巴东后三峡时期的项目还有三十亿,国家还会有不少扶贫项目,那可是改变巴东贫困面貌的血汗钱啊!如果任由这些人恣意糟蹋瓜分下去,我们怎么对得起巴东50万人民,怎么向巴东的历史交账?!

  巴东看守所搬迁项目,国家下达的投资计划为2984万元,中标价为2932万元,最终结算价却增至近8000万元。

  有一个典型案例最能说明这一切,就是最近社会高度关注的平阳坝河堤工程。

  去年七月以来,我陆续收到不少群众举报,反映国家投资4500多万元的平阳坝河堤存在重大工程质量建设问题。老百姓的举报很详细,有图有真相。我抽了一个周末的时间,只带了办公室的一个同志,亲自到现场看了,感觉确实如老百姓所说。随后我签批到县纪委和公安局调查处理。案子的调查历时四个多月,过程很是吊诡。我认为吊诡的不是一些说情打招呼的情况,而是调查工作的举步维艰,似乎县纪委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的一举一动、所有进展,被调查对象都一清二楚。在元月初公安局掌握确凿证据已经抓了几个人的情况下,外边居然还有人能买通看守的警员与其见面传信息!能量之大让人瞠目结舌。最后被调查对象坚定认为是我县委书记个人坚持硬要抓他的,从而采取了很有“针对性”的措施。1月21号,案子初步收网,抓捕6人,包括后来被省委巡视组今年2月2日全州巡视反馈会上点名、已在2009年拿着县医院开具的“完全丧失劳动能力”证明提前退休的公职人员“中标大王”。据说社会上对此案的细节传得沸沸扬扬。既然大家都在传,还不如我在这里说清真相。

  这个案子我签批过两次,亲自督办过一次。过程中我是完全对事不对人。去年12月,在案子基本没有进展的情况下,我亲自听过一次汇报,那一次只有8个同志参加。会上我的确拍过桌子发过火,我说的原话是“面对这么明显的工程质量问题,如果我们几个部门联手都还查不出问题,那只能说明我们共产党的体制有问题!”后来证明我的原话居然也被传达给了被调查对象。

  查办这个案子过程中,我有压力,也有困惑。我收到过不少电话、短信以及传话,意思大概有三类,一是 “遇事留一线”,“工程质量问题花点钱再把工程搞好不就完了吗?”。二是“其实你住的地方我们知道,不要把这事闹得全县人民都知道”。三是办案过程中意外发现的“既然陈行甲想搞死我们,我们也要搞死他,搞不死也要搞臭他”,“我们到省纪委住着去告他!”。这三层意思,我都不怕。虽然去年州委王书记在跟我做“落实两个责任”单独谈话时曾表扬我,说我身上充满正能量,当了三年多县委书记,极少接到关于我的举报。但是,我也不会爱惜眼下这身还算白净的羽毛。我不知道你们掌握了什么,我也不敢肯定我的言行没有瑕疵,但是我坚信我有一样东西你们不一定有,那就是“底线”!所以你们去“住到省纪委”告我的时候,可以告诉我一起去,我可以就你们举报我的每一件事情向组织说明。

  有同志曾善意的提醒,说我的讲话“尺度”大,肯定有人听着不舒服。对此我是这样想的,既然50万巴东人民信任我,省委州委信任我,还让我当这个县委书记,我该说的要说,我该做的要做。如果少数人心里有冷病怕吃稀饭,我说与不说他的病都是在那里的。也有朋友真诚地提醒我“收着点”,做人不要高调。说“又没人逼你,你自己何苦主动站出来做靶子?这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啊。”但是,既然他们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也算是在成全我了。我从小就有英雄情结,总梦想有朝一日白马轻裘仗剑天涯,去斩妖除魔惩恶扬善。这一次,虽千万人,吾往矣!

  我在这里正告巴东那些“中标二王”“中标三王”,你过去中的标还没做完的你好好地做,有任何质量问题政府和老百姓都不会饶过你的,平阳坝河堤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以后,老百姓传说的“即使是巴东街上拉板车的,只要搞定个把关键人,借个资质就能中个标”,“倒手就是钱,中个标就好像中次彩票”,这种“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我也要正告各种项目主要的业主单位:水利局、交通局、水保局、林业局、农业局、环保局、住建局、国土局、移民局、发改局、财政局、扶贫办、教育局、招投标中心……还有十二个乡镇,你们这些局长、主任和书记、镇长,不要再在工程项目上想任何心思、做任何文章。在我们这样贫困的县,领导插手工程项目捞好处,就是在搜刮可怜群众的福利,用农村话说,是在“摁着叫花子拨眼屎”,怎么狠得下心?怎么下得去手啊?你必须明白,你的权力是公家的,你的位置是组织任命的,组织可以任你,也可以随时免你!

  我还要正告32个在职的县级领导,大家在50万人中脱颖而出,身上有组织的信任、群众的期待、个人的汗水、家庭的荣光,走到今天不容易。我真心希望邓明甲是巴东走进监狱的最后一个县领导。

  光辉同志在工作报告中已具体部署如何抓好工程建设领域的综合治理,两办也出台了《巴东县政府投资项目招标后设计变更及工程量增加管理试行办法》,请大家不折不扣地落实。在这里我要强调的是,各位主管领导千万不能迷信制度,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平阳坝河堤的一标在初查时完全符合制度,按公开招投标严格走了程序,但是在18个报名单位中,所谓的专家一审就刷下来13个单位,只有5个单位进入最后程序,开标后一、二、三名都是中标大王的队伍。纪委给我汇报这个情况的时候,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我宁愿被明火执仗的抢夺,也不愿制度的尊严如此被羞辱!在这些人眼中和手中,制度算什么?就是一纸空文,就是一个玩物,就是一个他们搞鬼的工具和在世人面前的遮羞布!很多时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果“道”不跟着高起来,必然会群魔乱舞。这必须跟着高起来的“道”,就是监督,就是建设项目主管部门对执行过程的监督和纪委对他们的再监督。

  同志们,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是历史的选择,是人民的选择,是党的选择,任重道远。我们必须“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
家谱文化
冬泳信息